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腹黑Boss宠妻无度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尾声

第一百七十二章 尾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“我,我要去洗手间……”

    顾念踉跄的起来,也不让沈寒越跟着,到了洗手间的时候,更是把门从里面反锁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在里面,干嘛呢?开门好不好?至少别把门锁着啊!”

    顾念的神色有些不对劲,不管怎么样。

    沈寒越还是觉得顾念在刚刚的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有些不放心的想要跟去看看,但是顾念却把门给反锁了,这更加的让沈寒越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,顾念似乎是在洗澡,里面哗啦啦的声音一直在持续了很久。

    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样子,就在沈寒越忍不住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。

    顾念终于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?有没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全身都是湿哒哒的,低着头,也不说话,沈寒越朝着浴室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,真的是在沐浴的样子,这点倒是让沈寒越有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赶紧进到被子里去,我拿浴巾帮你擦擦头发,不然的话,你这个样子会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伸手去拉顾念,却发现顾念的手指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震惊的把顾念的手举到自己的面前,白皙的手指,因为主人的大力揉搓。

    而变得绯红,也不知道顾念在里面搓了多久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顾念像是个木偶一样,沈寒越帮她做什么,她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要有自己想法的意思,脸颊还有双手都像是脱了一层皮。

    尤其是脸颊,本来就受了伤,再被这样粗暴的对待,脸颊又开始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韩碧娜的事带给顾念的伤害,让沈寒越不敢再提韩碧娜。

    至少要在顾念精神状态还算好的时候提,明天就是韩碧娜的葬礼了,看着顾念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能够出席的可能性很小,他也不会愿意让顾念在这样的状态下去参加。

    而顾念那样的状态甚至持续到了第二天才消减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不杀他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看着地上已经像是一滩烂泥,全身都被打了好几个枪眼,但是却又都避开了紧要的部分。

    让卡洛死不了,只不过再这样流血下去的话,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,碧娜也不会回来了,只会脏了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安静的躺在那里的韩碧娜,就算是已经让人给韩碧娜换了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划了妆,脸上的苍白还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被韩墨抓来的卡洛,顾瑾寒上前一步踩在卡洛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非要抓着顾念不放,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究根结底这件事都是卡洛引起的,如果不是他单方面的总是追着他们跑的话。

    沈寒越跟顾瑾寒也不会多事的去端卡洛的老窝,最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卡洛每次对付的都是沈寒越还有顾瑾寒的逆鳞。

    顾念在他们,两人之间的心中有多重要,这件事了解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不过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明明你们跟我是一样的人,可为什么你们身边有那么多的人陪着你们!”

    卡洛咳出了一口血后,艰难的朝着沈寒越看去,因为脑袋被踩着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动作真的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但是卡洛依旧要仰起头看着顾瑾寒,被卡洛那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。

    里面那嗜血的因子,顾瑾寒何其熟悉,脚下一个踉跄,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跟老大一点也不像!”

    刚刚还一直都只看着韩碧娜的韩墨,忽然走了过来,一步一步的朝着卡洛走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,是吗?究竟一不一样,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,看看他现在惊慌的样子,难道你敢说,他跟我不一样吗!”

    丝毫不害怕韩墨一枪把他给毙了,眼前这个不仅枪法好,还熟知人体的各种结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也不会在打了她那么多枪,他还有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“或许在某些上面有点相似,但那仅仅是相似罢了,上位者必须该有的气场,那是不容或缺的,但是本质上却是跟你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丝毫没有因为卡洛的挑衅而有什么变化,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连一丝丝的裂缝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面的卡洛的时候,更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就连他说的话,也不过是看在卡洛即将要死的份上而说的罢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一样,不一样!哪里不一样了,都是一样的,一样的,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,他顾瑾寒沾的也不少!”

    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一样,卡洛在地上不停的笑着。

    然而,韩墨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,那眼神就像是在嘲笑着他的幼稚一般。

    心底深处有一抹不安,一直以来,他坚信的某些东西似乎都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应该清楚明白,你手上的都是一些无辜的人的性命,老大就算手上也有几条人命,也不过是为了兄弟罢了,跟你这种嗜血的人是不一样的,完全不一样!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韩墨便离开了,看着卡洛,他就会有种忍不住想要杀了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能,他不想因为一个卡洛,而脏了自己的手,而且这件事警方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杀了卡洛的话,各方面来说都会给老大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他忍耐。

    而卡洛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之中,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被人给背叛着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个位置上,如果他的手段不够血腥的话,怎么能让那些人收服在自己的脚下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有办法,虽然话是这么说,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。

    那种杀人的快感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种兴奋剂,不管怎么样他都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然后慢慢的,慢慢的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一双擦得程亮的皮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卡洛抬头看去,就看到顾瑾寒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也想来说几句什么吗?”

    卡洛嗤笑了一声,刚刚还动摇不已的人,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嗯,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我如果像你一样被逼到了这个地步的话,一定会有不知道多少人来救我,先不说其他的了,就光是之前跟你在网络上纠缠的家伙,一定会来救我哦。”

    顾瑾寒的脸上带着满脸的笑容,缓缓的吐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卡洛身体一震,没有想到顾瑾寒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那是卡洛第一次遇到那么旗鼓相当的对手,在不知不觉中,卡洛就陷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从他一次次故意挑衅对方,然后跑走来看。

    顾瑾寒,很肯定卡洛是喜欢上了苍劲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虚拟的人物,是件很不可思议的想法,但却是真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自己的心事就连卡洛自己都没有发现,被顾瑾寒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卡洛才明白自己那种迫切想要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心情,原来就是喜欢的意思。

    颓废的耷拉着脑袋,刚刚的那一股狠劲完全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子。

    为自己的感情在神伤而已,看着这样的卡洛,顾瑾寒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拍了拍手,外面一直等着的警察进来吧卡洛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如此听从顾瑾寒话的警察,卡洛的眼中满是惊惧。

    “你连警察里面都安排了这多的人?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是警察局的局长,这样的人,居然会是顾瑾寒的人。

    卡洛怎么能不惊惧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个人他当初不过是想要见上一面,都没有见到,是个正直耿直到吓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人,却是顾瑾寒的人!

    完全失去了斗志的卡洛,就这样像是死猪一样被警方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从醒来开始,顾念变得很黏沈寒越,这如果是在以前的话,沈寒越一定会高兴的跳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却没有办法高兴,顾念不安的拉着沈寒越的衣角。

    像是个会被抛弃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的沈寒越,一看就是要出去的,而且身上还是一身黑色的西装。

    就连领带也是黑色的,看着如同去参加葬礼一样的打扮,顾念抓着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我,我等会就会回来,你在这里乖乖的等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轻揉了揉顾念的脑袋,安抚着顾念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拽紧了自己的双手,顾念看着沈寒越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  脸上的神情格外的认真,沈寒越惊讶不已,但同时却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就算他不愿意让顾念去参加,顾念的心也得不到丝毫的慰藉。

    不如让她参加之后,说不定能够打开她的心结。

    葬礼的现场摆满了鲜花,中间的那一个白色棺椁,里面躺着的韩碧娜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一点也看不出之前她死时的狼狈样子,甚至还面带着微笑,就那样躺在一片花海中。

    “沈寒越,你怎么照顾我妹妹的,你明明知道她跟碧娜的感情,怎么能让她来现场?”

    顾瑾寒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站在他身后的韩墨比以前更加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带她来的话,她只会一直逃避下去,我相信她,她一定会克服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这样可能让人觉得他对已经死去的韩碧娜很不尊重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死去的人,不能让活人来为此而继续消沉。

    这样不会得到任何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碧娜,对不起,没能救你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像是积载了很久的眼泪,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。

    顾念趴在棺木上哭泣着,沈寒越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去劝一下?”

    虽然对韩碧娜的死他也很难过,但是看着顾念那一副哭的死去活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瑾寒又有些不忍心,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捅沈寒越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,扫了一眼顾瑾寒。

    “让她哭吧,这两天她都没有哭过,哭一下会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那天从厕所出来之后,顾念就没有再滴过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那样的顾念,让沈寒越看的更加的心疼,其实哭出来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沈寒越上前搂住顾念,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哭的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葬礼还在进行着,沈寒越把顾念带到一边,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中的顾念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给转移了地方,哭到后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顾念在沈寒越的怀中就那样哭着哭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先带着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韩墨,扫了一眼眼睛哭的红肿的顾念,轻声对沈寒越说道。

    顾念跟他们兄妹两的关系都很好,从小韩碧娜就喜欢粘着顾念。

    反而是对他这个哥哥疏远一些,要是韩碧娜看到顾念这样伤心的话,肯定也会难过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对韩墨的好意,沈寒越很感激,但是若是醒来后,顾念知道自己没有参加完韩碧娜的葬礼。

    到时候说不定又会难过上很长一段时间,也不定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的话,不如就让他抱着她好好的参加也没有关系,待会进火葬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再叫醒她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如果不行的话,也不要用特别的勉强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韩墨就离开了,作为韩碧娜最亲的人,韩碧娜最后一程,自然是要韩墨送的。

    仪仗队的乐器开始响起,代表着韩碧娜的身体开始要送去火化。

    韩墨站在最前面捧着汉编的照片,曾经那张脸还经常出现在他跟顾念的面前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却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顾念,轻抚她的脸颊,这么吵的环境下,她居然也能睡的那么的熟。

    把怀中的人紧紧的搂住,只是几天的时间而已,顾念消瘦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快要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拉里笔挺的站在沈寒越的身边,看了一眼顾念,眼中露出抱歉的神色。

    站在她旁边陪着她的是,卜妮娜,紧紧的拉住她的手,似乎想要借此来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朝着卜妮娜小声的说了一句,安抚道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感情变得非常好的两人,沈寒越微微一笑,真心的为这两人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,能够把所有的证据交给我们,你我知道你们也损失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拉里虽然没有做毒品的生意,但是枪支却是他们组织最大的收入。

    而他把所有的关于卡洛的犯罪证据都交了出来,也就意味着得罪了好几个这方面的。

    人物,所以沈寒越才说为了证据,她也失去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只是小事,毕竟我大部分都是放在意大利,而这部分也不过是因为她要来这里,所以才故意迁过来的一小部分罢了,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了,迟早都是要收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的气氛有些沉重,再说了还有两个女人在现场。

    至于拉里已经直接被沈寒越列为男人的行列了,不然哪有女人有她那么的彪悍。

    就是以彪悍著称的韩碧娜都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顾念还好吧?”

    卜妮娜扫了一眼在沈寒越怀里的顾念,从刚才开始顾念就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卜妮娜有些担忧,每次她去找顾念的时候,韩碧娜都在。

    说明他们两人的感情真的非常的好,而且听说这次还是因为顾念韩碧娜才死的。

    顾念会伤心也是正常的,只是身体还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哭类了睡着了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沈寒越的脸上满是柔情,每次看着顾念的时候,沈寒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几人稍微的聊了一下,气氛稍微的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的步骤却又开始让人沉重的透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,顾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要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哭了一场的关系,顾念的神态看上去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没有之前的那种难过了,但是肃穆的小脸,却让看着的人更加的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火慢慢的吞嗤了韩碧娜的身体,就那样消失在了大家的眼中。

    再一次出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白色的小盒子,那里面就是韩碧娜的骨灰。

    从韩碧娜的身体被送进去那一刻开始,顾念的眼睛一直都是盯着那里看。

    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像是害怕错过了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有一朵花瓣从天空而降,然后落在顾念的眼前。

    伸出手,那花瓣就正好落在顾念的手中。

    那花正是韩碧娜最喜欢的花。

    顾念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灵魂,但是在刚才的那一刻,她真心的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韩碧娜在于她道别,在让她不要难过。

    她的挚友,就算是离开,也不想让她伤心。

    那么她就该带着笑容送她离开才对,这么久以来,顾念第一次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是不带任何悲伤的纯粹的笑容,沈寒越看着那笑容,有种连灵魂都被带走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顾念笑了之后,原本躺在顾念手中的那一片花瓣,随着风飘散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仰望天空,顾念在心中默念“再见了,碧娜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“剩下的那些人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顾念,直视着前方,然后说着。

    知道是跟自己说话,顾瑾寒也不介意沈寒越问话的时候不看着自己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